【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冒天下之大不韪最终宣布取消宪法对女性堕胎权的保护,仍然震撼了全美、全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冒天下之大不韪最终宣布取消宪法对女性堕胎权的保护,仍然震撼了全美、全球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冒天下之大不韪最终宣布取消宪法对女性堕胎权的保护,仍然震撼了全美、全球。美国民众立即涌上街头,开始了持续至今的抗议浪潮。震惊的世界也纷纷作出了愤怒的反应。如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严厉批评称:“获得安全、合法和有效的堕胎权深深植根于国际人权法中,但美国最高法院的这一决定剥夺了美国数百万女性的自主权。”这话实是批评美国违反了国际人权法。美国的盟国加拿大、法国、英国和德国的最高领导人罕见地走向批评的第一线。英国首相约翰逊评论这是“倒退了一大步”。法国总统马克龙称堕胎是所有女性的基本权利,他希望声援那些“自由遭到美国最高法院破坏的女性”。加拿大总理特鲁多除了表示震惊和对数百万即将失去堕胎合法权利的美国女性表示同情外,还指出:“任何政府、政治人物或者男人,都不应该告诉女人她的身体该做什么与不能做什么。”这里有必要提一下法国媒体的看法。除了认为这是历史大倒退之外,还尖锐地指出:美国最高法院一方面在保护枪,另一方面却向女人们开战;这严重损害了它的软实力,将有利于中国。 哭泣的抗议者(图/“今日美国” ) “美国倒退150年” 人类已经进入21世纪,美国最高法院居然还能做出这样历史倒退五十年的决定,实在是令人难以相信这是一个现代国家。拜登总统甚至批评最高法院是列举了十九世纪将堕胎定罪的州法律作为依据,把美国带回150年前。最高法院这个裁定不仅是历史性倒退,它对女性特别是女性中的弱势群体造成了巨大的威胁——富人可以跨州甚至出国去堕胎,但穷人就只能束手无策、听天由命。美国是一个刑事犯罪极多、且犯罪增长率极快的国家,自1970年以来,美国的人口增长不到30%,监狱人口却增长了七倍。在监狱犯人人数和占总人口比例两方面,都名列世界第一:美国人口占全球不到5%,却关押了全球25%的犯人。美国50个州的监禁率超过世界其他国家,这其中性犯罪的比例很高。据联邦调查局(FBI)“年度统一犯罪报告”的统计,男性犯罪比例最高的罪别类型是强奸(96.6%)、性犯罪(不包括强奸及卖淫,93.2%)以及违反携带、拥有武器的法律(90.4%);女性犯罪比例最高的罪别类型是卖淫及商业化色情(63%)、挪用公款(50.2%)以及盗窃(42.6%)。也就是说,无论男性和女性,和性有关的罪行比例最高。因此有许多受害人承受这种犯罪行为的一个生理后果就是怀孕。现在这些性犯罪的受害者又再度被最高法院所伤害。美西方一向宣称,政府不能干预个人的私生活;这既是自由,也是权利,更是人权,否则就是专制。但显然美国在面对自己时早就忘了对世界的教导。而且这还只是开始,下一步会不会取消更多的权利保护?比如同性恋的权利、避孕的权利?更令人可怕的是,由于大型监控技术的进步,这些法律的执行有了空前的条件。历史上美国曾不断出现恶法,但民众仍然有办法规避。比如上世纪20年代的禁酒令,民众可以用医生开的处方到药房买到威士忌,仅这一个办法一年就能消费超过一百万加仑的酒。当然还有走私、自酿。美西方一向宣称民主,可是根据一人一票的民主原则,多数美国人是支持女性堕胎权的。最高法院几个人就可以否定民主原则,决定了美国女性的命运。 6月24日,堕胎权支持者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联邦最高法院外抗议。(图/新华社) 最高法院釜底抽薪 从政治学角度来看,不管是国际政治还是国内政治,美国最高法院此举都很令人费解。现在的美国,外有中美战略博弈和俄乌冲突,内有新一波疫情卷土重来,再加上高通胀、经济衰退的风险,尤其是国内矛盾长期高度紧张,处于一个火星就能燃起一场大火的状态——弗洛伊德事件就是前例。按说在这种情况下,美国精英应该不分立场戮力,团结应对这挑战和危机,想尽办法灭火而不是去点火,给国家以喘息和发展的机会,提升自己的软硬实力。然而,最高法院却反其道而行之,而且选在拜登出访欧洲参加G7峰会、北约峰会、欧盟峰会之际!换言之,不但不是全力补台,而是拆台。要知道,现在美国和中俄博弈,很大的一个手段和筹码就是价值观,却不料最高法院在这里釜底抽薪。从制度结构来看,美国是全球少有实行三权分立的国家。每一权当然要关注自己的这一亩三分地,司法部门当然不可能考虑全局,更不会有国际视野。这可说是美国制度设计先天的基因性问题。而且法官们也是人不是神,历史上比这更恶劣的判决也多的是,像1896年就裁定种族隔离合法。